cooyen

所谓成熟

安孜:




工作超级繁忙的周末,整个人难免心急火燎,deadline临近前终于完成绝大部分艰难的任务。抬头看看已经黯淡下来的天空,忽然就心意复杂。


 


来到希腊的三个多月来,整个人经历了心路上极为周折的变化。说是成长,似乎不太准确,因为那些个泪流不止的夜里,我从不觉得自己变得更好;说是衰老,似乎也不准确,在某种意义上,我觉得自己依然保有孩子般纯净的心绪。那么,就算是成熟了些吧。


 


所谓成熟,是不再与时光较量。我们从来不曾拥有过未来,为何要频频规划?我们完全无力留住过往,那些或甜或苦的回忆又有何意义?能够被真实感知的,也就是当下这一秒而已。不念过往,不计未来,无悔无愧于当下,是对自己的负责。


 


所谓成熟,是不再与自己较量。无论过去自己犯过多少错,或是有过多少辉煌灿烂,那都是无可变更的过去。每一个经历都构成了现在的自己,不可回避。爱自己的人当慰藉自己的伤痛,也当珍重自己的辉煌。只是,这一切都只要淡淡的就好。


 


所谓成熟,是懂得珍重生命里那些美好的小细节。第一朵绽放的夹竹桃,燥热午后忽降的暴雨,甚至身边走过陌生人脸上绽放的笑容,都是稍纵即逝的美好。如果遇见,就请欣然相待。带给我们平和安然的,从来不是大场面和大世面。


 


所谓成熟,是懂得控制情绪。有人说,情绪是能力不足的体现,细细想来当是如此。只有面对意料之外和掌控不能,我们才会有无法收拾的情绪变化,否则,一切都是安然。我们无力控制外界,却可以控制自己的起心动念。不急躁,不焦虑,不奢望,也不失望,如同流水,因缘就势,便少有冲撞与痛苦。


 


所谓成熟,是真正怜惜他人的不易。我泪流心碎的夜里,你也可能在酒吧买醉;我为生计不得不隐忍挣扎之时,你也一样付出无数精力体力。那些让我痛心的过往,在你的生活里也找得到镜像。我们没有不同,都是走过漫漫长路的疲惫旅人。于是分外珍惜相遇相聚,于是更愿意成为彼此背后默默推动的温暖力量。


 

美国国家旅游局:

在夜色中 
我有三次受难:流浪、爱情、生存 
我有三种幸福:诗歌、王位、太阳 

-- 海子

来自Greak Lakes的晚安

完整组图

四、德黑兰: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(完)地铁里的黑头巾

光圈ai漫游:

(四)地铁里的黑头巾


随着城市的迅速发展与扩张,德黑兰的交通面临着巨大的压力,其拥堵程度已排在全球前列。1985年,修筑地铁的计划得以伊朗议会通过,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,德黑兰地铁于2001年正式贯通。它也是整个中东地区的第一条地铁。


地铁目前共有5条线,总设计长度接近150公里,地下站台近110座。其中最核心的是1号线和2号线,它们分别纵贯南北与东西,构成一个巨大的“十”字,支撑起德黑兰巨大的地下交通体系,组成了一个奇妙的地下王国。地铁1号线连接了北部富人区与南部的众多景点,而最南部的终点站距离机场较近,它便成了我们搭乘最多的线路。德黑兰的地铁实行一票制,票价相当于人民币一块钱,便宜得让我们有些意外。


走进从古典与现代相结合的站台,我来到了德黑兰的地下王国。明亮的候车大厅,整洁的瓷砖,清晰的指引牌和站名,都显示着德黑兰国际大都市的地位。来往的人群是地下王国移动的灵魂。在这里,我们更有机会近距离的接触到真实的伊朗人民。


见到我与leon走近,候车厅里的男人齐刷刷的把目光聚集在我身上,好奇中带着迷茫。大概很少有女性与男性大摇大摆的走在一起乘车吧。他们盯着我这张与他们相似又不太一样的东方面孔,想询问点什么,又无法开口。德黑兰地铁把男女隔开了,车尾后两节是女性专用,女性可以乘坐前面的男性车厢,但男性不得进入女性车厢。我私以为让女性坐在后两节是伊斯兰教对女性的歧视。


第一次乘坐时,我与leon分隔开来,坐在女性车厢。一位位包裹着黑头巾的穆斯林女性围绕在我的周围,显得有些神秘。我作为一个外国人竟然有些紧张。我偷偷的打量着她们:又长又浓密的睫毛,大大的眼睛,高耸的鼻梁,立体的轮廓,脸上包裹着精心描绘的妆容,穿着得体的服饰,靓丽时尚。若不是发髻间包裹的头巾,她们与其他国际大都市的女性没有任何区别。


在车站的厕所里,我见到成群的女性站在镜子前浓妆艳抹,肆意聊着天。公厕成了一个女性的社交场所,这里她们可以摘下头巾,露出美丽的头发;她们也可以指手画脚,高谈阔论,象男人一般。而走出厕所,她们便蒙上头巾,低声不语,一如世人眼中保守封闭的模样。


我又尝试了一次与leon一起搭乘男性车厢。车厢的男人们见到我,也并不十分抗拒,并自觉让开了一块空间。倒霉的是leon,被挤在男女车厢交界处,贴在栏杆上。人潮一波波的拥了上来,他的手脚已穿过栏杆伸到了女性车厢。相比之下,女性车厢宽松的多。女人们看见他窘迫的模样,不住的打探和窃笑,leon自嘲大概人家是看到他的小眼睛与这里格格不入吧。望着隔栏对面宽敞的女性车厢,我突然明白了设立专座,不是歧视而是对她们保护。


在地铁上,我还注意到一幕场景:一名无意中跑错车厢的女性把东西遗留在了男性车厢,一位男青年默默的捡起东西,递给旁边的人,于是人们一个接一个自觉的把东西传递过去,穿越那条男女围栏,把东西顺利递到主人手里。这一切都那么自然,没有喧哗,也没有尴尬。反倒是我,思维活跃的厉害,假想这一幕被国内的小报记者看见了,会如何借题发挥呢?“拾金不昧,弘扬某某价值观?”“跨越界限,某男性伸手到女性车厢归还物品,是该还是不该?”想着想着,我突然为自己的生存环境感到悲哀。


离开伊朗时,我们搭乘了一号线到最南部转车。拥挤的、神秘的德黑兰地铁之旅成了我们伊朗之行最后一站。列车穿过城市,跨越南北,经历人来人往,把我们安全送到了目的地,然后我们挥手告别。为那些曾经路过我们生命中友好的伊朗人民,为自己这一段平凡确不普通的旅行。


亲爱的伊朗,后会有期。


四、德黑兰: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(完)地铁里的黑头巾 - 光圈ai漫游 -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


 


四、德黑兰: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(完)地铁里的黑头巾 - 光圈ai漫游 -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


 


四、德黑兰: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(完)地铁里的黑头巾 - 光圈ai漫游 -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


 


四、德黑兰: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(完)地铁里的黑头巾 - 光圈ai漫游 -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


 


四、德黑兰: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(完)地铁里的黑头巾 - 光圈ai漫游 -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


 


四、德黑兰: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(完)地铁里的黑头巾 - 光圈ai漫游 -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


 

雪国的夏日风景

一边写诗一边旅行:

20140804_日本_新泻县_越后汤泽。去年夏天路过的时候发过手机拍的一些照片,当时高原上繁花盛开,百合争艳。一轮秋冬过去,现在那边也该是川端康成笔下“雪国”的景色了。国境の長いトンネルを抜けると雪国であった,距离东京200千米的越后雪国确实是冬天泡温泉滑雪休闲的一个好去处。